从硅谷到西湖 工程师的梦想坐标 原创

来源:蓝科技   2019-04-09 09:10:28
3月底,阿里巴巴在全球科学界再次引发关注。

【蓝科技】季风

3月底,阿里巴巴在全球科学界再次引发关注。

高考数学1分的马云,却办了一个数学竞赛,让外界甚是困惑。“数学跟哲学一样,是所有科学的基础,是推动整个社会进步的基础。”马云说。

(马云给全球数学竞赛获奖者颁奖)

6个月前阿里巴巴发起了一项全球数学竞赛,近4万人报名参赛,最终来自麻省理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北京大学等的51名精英脱颖而出并获奖。

他们中有刚过18岁的00后,有工作数年的谷歌工程师,有来自摩根大通的数据分析师,也有长沙的数学培训老师……。

“这是一件大好事,这表示企业对于国家、民族的基本科学越来越重视,阿里巴巴又起了一个很好的头。” 著名华人数学家张益唐认为。

这已经不是这家互联网公司第一次与科学走这么近了。从自研云计算到成立达摩院,这家公司身上总有一种无形前进的力量,吸引着全球科技界的目光。

2017年10月,阿里巴巴成立达摩院,吸引了大量世界级的科学家:量子计算大牛施尧耘教授,亚马逊最高级别华人科学家任小枫、密歇根州立大学终身教授金榕、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后漆远等……

(阿里巴巴成立达摩院)

这些在美国乃至全球都非常有名望的科学家们,从美国梦到中国梦,从硅谷到西湖。

对很多人来说,硅谷是诞生商业奇迹的地方。不过最近一两年,硅谷开始有了微妙的变化:硅谷圈的华人开始回归,他们的共同目的地是杭州的阿里巴巴。

为什么是阿里巴巴?

从发迹电子商务到成为全球科技巨头,阿里巴巴的故事太长又太短。

太长,是因为从1999年诞生到2019年,20年的风雨兼程,他们执著的用技术改变自己、改变社会和商业模式;

太短,是阿里巴巴讲述过往从来都是风轻云淡,一句“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就足以回味许久。

把历史讲短一些,把现实和未来做好做长,这里阿里的特征。

解读阿里这个新坐标系,我们选择阿里的两个代表人物去感受、去体验。因为他们的经历是阿里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要素。

成就感:每天服务几亿用户

四虎是阿里巴巴诸多IT工程师的代表人物之一。入职淘宝时,淘宝刚刚四岁,阿里巴巴刚刚八岁。

这一年是2007年,淘宝正处于高速增长的阶段,还看不出淘宝未来的迹象,但却是四虎人生的转折点。

进入阿里巴巴之前,四虎在UT斯达康工作,这家公司生产了火遍大江南北的“小灵通”。

(UT斯达康总部)

四虎不是被猎头挖去阿里的,而是自己选择了跳槽。他不想让自己过得太安逸,否则就因为没有成就感而“废了”。四虎听说阿里是招聘会上唯一一家不问学历的公司,四虎觉得这样的公司很不一般。能够不拘一格,海纳百川,这样的公司要么做大,要么慢慢做死。

四虎的直觉告诉他相信前者。

当时,中国IT专业人员的月均收入不足3000元,四虎的月收入就超过了5000元,这还不包括年终奖。但阿里开出的工资仅有3000元。

在此之前他只和淘宝打过一次交道——在网上充过一次话费。可四虎就向着了魔一样,很看好淘宝的模式。他坚信数据和业务之间会相互反哺和促进,对商业模式会有很大的改变。

这位上学时严重偏科的理工男,对技术有着天生的手感。进入阿里后,四虎就被调往天猫前身——淘宝商城项目组进行封闭式开发。

在这个项目组,四虎有此前从未有过的成就感。看着每天用户不断的增加,交易额不断提升,他真正认识到了技术的力量。

“我的技术可以服务上亿客户,当时那种兴奋的感觉一辈子都不会忘。”

如果在过去的公司,需要按照领导的意图执行工作,只需要彻底的执行;而在阿里,很多时候是给一个方向,员工可以朝着这个方向自由发挥。

这种导向的结果是,工程师们在这里找到了自由,面对海量数据可以尽情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

“哪里有消费,哪里就有交易,哪里有交易就需要交易系统。”四虎认为淘宝的核心是交易,首先要解决的技术问题就是构建一个金融级的交易系统。

交易这件“小事”,四虎和他的团队一做就是7年。

(2018年双11全天成交额破2135亿)

如今,这套交易系统已经平台化,成为“大中台,小前台”的模范样板,供所有阿里经济体使用。

2018年的双11狂欢节,天猫上的交易创建峰值达到了恐怖的49万笔/秒,比十年前增长了1227倍,刷新了世界纪录,“我们希望把交易系统做到世界级的,没想到真的做到了。”

“要回国,去杭州!”

2009年10月,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NBA球星科比·布莱恩特等名人被邀请参加阿里巴巴十周年庆,这是一次囊括数千客户的高规格大规模的年度峰会。

(马云与科比)

在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攻读完计算机工程博士学位的大沙正在寻找自己的未来,在电视上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大沙才知道国内有家优秀的电商公司叫阿里巴巴,做广告做到美国来了。

毕业后,大沙加入了硅谷明星公司Facebook,从事开发分布式图存储系统TAO工作。

Facebook的工作是项目制的,公司很推崇平等理念,同事之间都不知道对方的层级,大家都围绕项目的最终目标来分工协同。

但这也有弊端。大沙回忆,在Facebook,工程师不需要考虑技术如何为商业服务,不用考虑运营前端与技术的融合,“这里天才很多,但大家好像都在自己做自己的,缺少一种使命感。”

(Facebook总部办公室)

美国一成不变的生活和环境,让大沙渐渐失去了工作激情。“近年来,中国改变巨大。但即使在美国硅谷,移动支付也很难推广,大家还是用信用卡。”

此时,国内正展开振兴科技创新、积极引进海归人才的热潮。大沙回国创业的想法也愈发强烈。

硅谷华人圈开始流行着一种说法:“要回国,去杭州!”

在与腾讯、华为、阿里等数家公司的面试官交流之后,大沙最终选择了西子湖畔的这家公司。

最大的落差在工作强度。

在硅谷工作佛系,但国内的互联网科技圈都很拼。这是大沙刚来杭州时最大的感受。

“硅谷的一些公司,一旦到下午五点的下班时间,哪怕还有最后一行代码没写完,也会准时关电脑,第二天上班再继续未完的工作。”

但在阿里不一样,如果今天不顺心,下午两点就能走,而且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如果感觉状态不错,那就干到晚上十点,这是一种自由的忙。”

不过,在大沙看来,和以前在硅谷相比,现在这份紧张而又快乐的工作更容易获得成就感。

“现在在阿里的感觉有点像以前在Facebook时,就是你做一样东西,是自己每天在用的。但这里强调再往前走一步,这种感觉很不一样。”大沙说,特别是对一款应用级别特别广泛的产品来说,你每天的工作,几亿用户每天都能感受到。这种用技术改变生活,无形中被推着走的感觉,也更容易获得身份认同。

当时大沙在修炼一种新型计算——实时计算,今天你在淘宝app上每刷新一次,背后就有实时计算的功劳。但在当时,这项技术还不为大众接受,很长一段时间里,大沙甚至找不到实践的场景

阿里云的新掌门行癫曾经表示,“今天阿里能够容忍把人招来暂时没有事情干的。事实上这个人招来,能够拓展你的边界,这才是你招对了人。”

最终在2018年双11上,实时计算大放异彩,实现了每秒处理17亿次事件的能力,相当于你眨眼一次的0.3秒里,机器已经刷新了5亿次库存。

(阿里文化墙)

“和在Facebook最大的区别在于,我们阿里的工程师不再藏在后台,而是舞台上的主角之一。”大沙说,阿里巴巴要求工程师们能够从业务视角出发,用明天的技术解决今天的问题,突破技术的圈层对业务产生的影响。

宇宙中有两种力量,一种是引力,像地球把月球和小行星吸附在轨道上,依靠惯性周而复始。另一种是动力,如同火箭推摆脱地心引力,去探索更广阔的宇宙。

大沙认为,硅谷就是第一种引力,聚集了全球最聪明的脑袋,而西湖和阿里巴巴则是第二种动力,在技术的土壤里生根发芽,创造出新的商业。

梦想的坐标

虽然我们看到,无论是杭州的地缘特征,还是阿里的内外局势,都还处在科技变局中的稚嫩阶段。但在新技术的应用上,比如AI、云计算、物联网,杭州表现出的产业并发力并不比北上广差,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网易等几家大公司让西湖不乏圣何塞般的热闹。

在杭州,还有无数像四虎、大沙这样的工程师,一个从内往外看,一个从外往里看,在阿里这个横截面上碰撞到一起,催生了硅谷文化和本土文化在西湖岸边的逆生长。

(杭州西湖)

自然界的万事万物都要寻找坐标,如果要给梦想一个坐标,硅谷太遥远,不妨就选这片西子湖畔吧。

本文原创于蓝科技,本站原创文章所有权归蓝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侵权必究。


本文来源:蓝科技,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蓝科技网立场。转载文章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图片涉及问题,请原作者第一时间与我们联系索取稿酬。

阿里巴巴

相关新闻

分享至